人们在看到女性侍酒师时仍会感到震惊

琳赛· 创木塔(Lindsey Tramuta) 采访

维多利亚·詹姆斯,畅销书《葡萄酒女孩》的作者,21岁就成为了全美最年轻的侍酒师,正在完成让葡萄酒行业更包容的使命。通向这条道路的秘诀是什么?教育,师徒制培养,以及同时获得前两者的机会。

实际上你是在餐馆里长大的。从你十来岁做餐厅服务员,到成为侍酒师的这十年里,这个行业有什么变化?

十七年前,总的来说并没有太多的女性从业。今天, 有女性的存在但位高权重的还不够多。比如说运营餐厅的、监督葡萄酒采购的、又或是负责葡萄酒进口及分销的女性。举一个例子,在纽约市只有百分之十四的葡萄酒采购是女性。必须改变这个现象。

在你的书《葡萄酒女孩》里,你谈到了这个行业对女性的偏见以及长期存在的“男孩俱乐部”环境。你在自己的职业道路上是如何克服这些障碍的?

我觉得这关乎于看法。毛骨悚然是做有意义要事的一部分。我觉得这让任何的机会都值得。不过别误会我,我确实有泄气过,这是个非常不容易的行业。但是我觉得,当我闻酒的时候表现得和旁边的人一样出色时,我知道我能给这个行业带来什么。如果当时他们不能看到,我已抱定决心展示给他们看。从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开始,我就相信自己的直觉,在对自己的信任中长大。我不觉得我克服了偏见——大家看到女侍酒师时,仍会大吃一惊。只是这不像以前那么重要了。

有没有女性在你的职业道路上有所帮助?比如说扮演了导师的角色?

卓越的葡萄酒咨询师拉卡梅(La Caravelle)及香槟创始人丽塔· 雅梅, 一直都是我的精神导师。她真是餐饮行业的仙女教母。还有传播公司MFL & Co的创始人玛丽安娜·法布雷-朗万(Marianne Fabre-Lanvin)也是。她从我事业的最初就开始支持我。我们相遇的时候,她一个曼哈顿经纪人还在朗格多克-鲁西永大区为法国南部国际经济发展局工作,而我是她组织的侍酒师比赛的参赛选手。那个比赛挺令人望而生畏,以前从来没有女性赢过。当时房间里只有我和一群西装革履的男士,还有……玛丽安娜!我当时21岁,最终赢得了比赛。

你经常说需要创造一个鼓舞和包容所有女性的体制。你是通过何种方式成为其中一员的?

首先是通过我联合成立的组织,赋能葡萄酒(Wine Empowered)。它诞生于我和联合创始人辛西娅·程(Cynthia Cheng)和艾米·周(Amy Zhou)的过往经历。我们在葡萄酒行业的工作中,都没有遇到看起来和我们一样的人。我们各自在这个行业中挣扎和找寻自己的立足之地,但都不幸遭遇了侮辱和歧视。如果你不能融入这个行业已经设立的条条框框,你就会被边缘化且很难建立自己的职业生涯。我们通过“赋能葡萄酒”为女性和有色人种创造了一个安全的空间来学习酒店业和葡萄酒课程,从而能在这个行业中建立自己的职业生涯。这些课程通常很昂贵,所以我们为他们免费提供。我们的目标是让高级领导层更多元。

除“赋能葡萄酒”外,我还为在迈亚密和纽约的两家Cote连锁餐厅运营酒水项目。我也总是尝试着辅导某个人。这是我给这里每个人的一个经验:不管你是个总监还是服务员,你总是能辅导某个人,总是能支持某个人成长。对我来说,我们的餐厅能提供成长的机会很重要。

有好些原因导致女性不愿意进入葡萄酒行业,比如说其精英主义的氛围。你是怎么帮助女性从这些障碍中解放自己的?

教育很重要,但这并不是一切的一切。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我都尝试提醒他们:细节决定成败。特别是对葡萄酒生产商和农民来说,他们是产品的生产者。所有的酒泵以及相关零配件都是由男性生产的,但这是可以忽略的一点。葡萄酒这个农业产品的核心,是把所有人汇聚一堂。这是个我们应该敬畏的行业,但并不意味着需要唤起精英主义和摆架子。因为精英主义和摆架子,是对每个人本应享受的事物帮倒忙。

你对那些想成功打入这个行业的人有什么提示?

首先,你可以通过一个人怎么对待服务他的人,了解到很多他的为人。基本礼仪和尊重应该是最基本的。其次,给那些还不太有权力的人发声的机会。我通过我的书尝试着么做了,也希望书里那些故事能起到闹铃的作用。

wine-empowered.com

探索更多

您可能感兴趣的

by Piaget
对谭卓来说,友谊是一种导师关系

这位演员与她的经纪人、好友和导师Jamie Yan的幕后故事

Discover more content on the topics that inspire, engage and inform the world we live in today at the FT Channels 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