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Piaget

对谭卓来说,友谊是一种导师关系

这位演员与她的经纪人、好友和导师Jamie Yan的幕后故事

探索更多

您可能感兴趣的

(Aurélia Durand) 插画是“愉悦的抗议”

罗斯安娜·杜兹(Rosanna Dodds) 采访

奥赫丽娅·杜兰是在巴黎和位于印度洋的法属留尼汪岛长大的。她的插画风格迥异,代表了“愉悦、自豪和充满力量的非洲后裔”,且已经获得了一系列高级客户的青睐——如耐克、苹果音乐、依云和Instagram。她的作品在蒂凡尼·杰威尔的书《这是本反种族歧视的书:关于如何觉醒、做出行动及达成任务的20课》中也能找到

什么使你的实践独一无二?

我的作品色彩斑斓、充满欢乐且乐趣满满。它们的目的是向大家展现世界的多样性和差异。我也通过不同的媒介创作——有动画、数字插画和油画。每一幅作品都是个全新的故事。我喜欢创作有大范围影响的作品,这就是为什么我和大品牌合作。

什么激发了你色彩斑斓的风格?

几年前当我搬到丹麦的时候,生活真的太难了。那儿的冬天非常阴暗,以至于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成为艺术家。为了使自己不感到太孤单,我通过我的作品来营造了一个社群——一个使大家可以和我的作品互动,在我的作品中找到自己的社群。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需要我的作品是喜庆的——一个愉悦的抗议。我希望这个作品是吸引人眼球的,这就是为什么里面的色彩是充满活力的。因为图片充满乐趣,很容易和人引起共鸣。

你希望你的作品如何鼓舞他人?

大家可以在我的插画中创作自己的故事。有时候有人会说:“呀,那是我的姐妹!”或者“那是我和我的朋友。”他们从中找到了自己。各种公司会来找我为它们设计东西,是因为我展示的多面性,也是因为我是谁。我的爸爸是白人,妈妈是黑人, 而我是生活在丹麦的法国人。我其实就和大家一样。如今我们的文化就是混合多元的。

street art PARIS MENILMONTANT (test-crop-3).jpg

你的作品又是怎么鼓舞你自己的?

我是个内向的人,这是一个我喜欢大量创作的原因。创作给我独处、工作和反省的能量。我的作品帮助我维护我自己和我的想法,还让我变得更自信。

接下来你有什么项目吗?

我为耶米埃·威尔逊一本将于8月上市的新书《这本书是女权主义》绘制了插画。这本书是各行各业影响了世界的女性肖像集——如作家、记者、歌手、演员等。我们都对它的发行相当激动。

最近,你通过拍卖自己的作品来为马拉拉·优素福扎伊扶持年轻女性受教育的项目筹款。为什么这对你来说相当重要?

我被马拉拉的故事深深打动。我的妈妈来自于非洲象牙海岸且没有受教育,但她靠奋斗获得了更好的生活。她不停地告诉我,要好好学习才能变得独立和为自己奋斗。

PERSO - DANCERS.png

除了你的母亲,还有哪些其他的女性也鼓舞了你?

我的亲密伙伴和音乐家。我无时无刻都在听歌,尤其是索朗热的歌。我很喜欢她的专辑《桌上一席位》。她在专辑里戴着非洲式发型。看到一个自豪地为自己代言的黑人,真是鼓舞人心。这是我前所未见的——哪怕是在法国。头发是表达自我的一种方式。我记得我六岁的时候,我和我妈说:“我不喜欢我的头发,所有人都嘲笑我。”我过去总是觉得如果我戴着非洲式发型,我就不能找到得体的工作。因为我的头发太有表现力、太与众不同。直到我离开学校以后,我才为此感到骄傲。成为自己真的很重要,而不是成为大家想要你成为的人。我们越按照自己想要的来打理自己的头发,越多的人会接受它。谈论这个话题很重要,因为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朝着这个方向走。

你有什么建议给想要走艺术道路的年轻女性?

将自己放进作品里很重要,这会使你的作品有创意。通过你的作品,你告诉别人关于自身的事情越多,你的作品就越特别,然后你就能带有新意的东西到台面上来。我以前从没想过成为插画师。我生命中发生的种种事件,不经意间让我成为了今天的自己。我对各种境况持开放的心态,勇于尝试不同的事情直到找到最令我开心的事。

aurelia-studio.com

Discover more content on the topics that inspire, engage and inform the world we live in today at the FT Channels hub.